亲亲棋牌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跑灯花(2)

跑灯花(2)

时间:2019-03-0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
  “确是漕帮的牌子,进去吧!”护院的武师一摆手,将许灯黑放了进去。许灯黑进了花厅,向场内的江湖人打了个团揖,将外衣穿在了身上,趁机一甩袖口,将一串珠子甩了出去。许灯黑装模作样地四处翻寻,不多时,便在椅子底下“找到”了一串念珠,细细地收好,将两手插在兜里,在厅里绕了一圈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  
  突然,许灯黑大喊了一声:“有贼!我的钱包不见了!”
  
  话音未落,厅内众人下意识地往腰间一摸:“我的钱袋也不见了……”
  
  “许灯黑?是许灯黑来了!”慌乱中,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。门口的武师吓了一跳,连忙吹了哨子,四五十号彪形大汉一拥而入,将花厅内的众人团团围住!
  
  众人随身的物件被盗,这“快偷”的法子唤作“飞象渡河”,乃是许灯黑的独门绝技。
  
  看似两手插在兜里,实则那衣兜都开了底,两手看似没动,却可在衣下自由伸缩,兜似象耳,掩人耳目,手似象鼻,沾衣就走,专卷随身的小物件儿!
  
  “许灯黑在花厅内行窃,被堵在屋里了!”巡夜的家丁放声大喊。喊声刚落,原本独身守在内堂的陈五爷猛地睁大双眼,龙行虎步,直奔花厅而来。
  
  25个内家拳的高手着重护住了陈五爷的身右,推开封门的武师,闯进了花厅。
  
  许灯黑偷眼一瞥那些武师的站位,不由眉头一皱!
  
  “果然是老江湖!”许灯黑暗自一叹。原来,无论长衫短褂,这衣裳纽扣儿都是在右边,左襟搭在右襟上。
  
  所以,这偷儿都是挨着人的右边解纽扣,方能探手入怀,窃取财物。陈五爷的扳指今天也是戴在右手,若是从左面下手,必定会与他撞个满怀,栽跟头的概率必定上翻五成不止,所以许灯黑一看这几个武师的站位,就知道自己这是遇上了懂行的高手了!
  
  “过筛子,一个一个查!诸位,陈五得罪了!”陈五爷一拱手,沉声说道。一炷香后,陈五爷站在门边,向每一个认识的朋友拱手作别,直到许灯黑走到了门口。
  
  “我是给宁堂主取念珠的司机,腰牌在这里,这位看门的小哥可以做证!”
  
  陈五爷上下打量了一眼镇定自若的许灯黑,接过他手中的腰牌,瞥了一眼,递回到了许灯黑的手中,许灯黑接过陈五爷手里的腰牌,向着陈五爷深揖了一躬。
  
  许灯黑腰刚弯下,左手便背到了身后,在肋下使劲一拽,陈五爷手里的腰牌蓦地脱手而飞,将拇指上的扳指瞬间带了下来,飞向半空!
  
  月光映下,一根透明的渔线出现在了许灯黑的右手底下,拽动着那块黄铜腰牌,连同那枚扳指,飞也似的扎进了许灯黑的袖筒里!原来许灯黑在那腰牌上系了渔线,渔线穿过袖筒,系在腰带上,背手于身后,如反手拔剑,呼吸之间便可迅速抽动,抓住时机,回收渔线,利用铜牌将陈五爷拇指上的扳指带跑!
  
  与此同时,许灯黑早已反身后跃,提气一纵,蹿出七八步之外,那些内家高手此刻都在盯着花厅里剩余的人,哪里注意到门边的变化,陈五爷猝不及防,反应上慢了半拍,被许灯黑抓住空隙,闪身钻进了灯影的昏暗之处!
  
  “追!”陈五爷一声大吼,拔腿追了出去!
  
  2。陈五爷
  
  一枚铁球迎空而来,正中许灯黑的腿!许灯黑吃痛,倒在了陈府后院的假山上,右腿不停地打着哆嗦。
  
  陈五爷徐徐走来,他亮着一双炯炯的瞳子,问道:“这位朋友,你盗这玉扳指,到底有什么苦衷,不妨跟我说说。”
  
  陈五爷一边说着话,一边从衣领上摘下了一只边缘磨得透亮的康熙通宝,捻在指尖,沉声说道:“你不愿伤我性命,陈五岂能不知?”
  
  听得一片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许灯黑当下把心一横,单膝跪在了陈五爷身前,沉声说道:“求五爷扳指作投名状,以近潘贼身前五步,引爆炸弹,明日午时,玉石俱焚!”
  
  陈五爷深吸了一口气,张口问道:“为何要行此事?”
  
  许灯黑咧嘴一笑,幽幽说道:“我得让江湖上的人都知道,城墙破了,江湖还在,当兵的战死了,当贼的还在!老子要当南北贼王,需得干一件大事!江湖南北,掌青龙背。水火春秋,刀插兩肋!老子干的买卖,同行得服!”
  
  陈五爷默立良久,一咬牙从腰后抽出了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:“纳投名状,一枚扳指终究是太轻,我再加你一注。”
  
  话音一落,陈五爷手腕一抖,手起刀落,将右手的拇指齐根削下,张口将匕首咬在口中,伸出左手探入了许灯黑怀中,摸出了那枚扳指,戴在了断指之上,又从衣摆上割下了一块布,将鲜血淋漓的断指和扳指包了进去,塞回到了许灯黑的怀中。
  
  “五爷……”许灯黑正要说话,却被五爷一抱拳,打断了后半句。“不送!”五爷一声冷喝,一边向前院跑去,一边高声喊道,“向东!所有人,向东追!”
  
  3。相救
  
  风低云淡,探花张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,手脚并用地在一片老房的屋脊上攀爬,活像一只矫健的狸猫。然而,任凭探花张如何闪转腾挪,身后的追兵却总能咬住他的尾巴。
  
  “咕──咕咕咕──咕──”
  
  探花张搓着嘴唇,发出了一阵夜枭的叫声。这是贼门的暗语,三长两短,说明遇到了难处,意在召集同行,助渡难关!
  
  探花张又窜过了两条矮巷,翻身落在了陈府附近,正要向南跑,冷不防身后猛地伸出了一只手掌,揪着他的脖子将他拖到了一片灌木后头。
  
  “簧点不清,哪路老合?”(你是什么人?)探花张低声呼道。
  
  “荣行搬仙!”(我是同行,来当你的救兵!)那只手掌的主人低声说道。
  
  探花张喘了口气,回头扫了一眼那人,一脸苦相地问道:“我说兄弟,就你这腿脚还来我这儿添啥乱啊?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!”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