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棋牌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焚香驱瑕香

焚香驱瑕香

时间:2019-02-1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、初遇
  
  梁喜儿是县衙书吏的私生女,因为大夫人不能容忍,自小跟做浣衣娘的生母生活在乡下。
  
  喜儿十五岁那年,书吏去了,梁家人欺大夫人膝下无子,找上门来瓜分财产。大夫人是个有决断的人,一打听浣衣娘和书吏还有个七八岁的男孩,顿时起了心思。
  
  浣衣娘虽说舍不得孩子,但也知道县里比乡下好得多,她央大夫人将梁喜儿一并带走,帮着找个好人家。大夫人看了眼土里土气的女孩子,同意了。
  
  梁喜儿坐在宽敞透亮的马车里,觉得连车帘都比自己过年的衣服好。进府后,她更觉得梁府无一处不精,无一处不香,远不是到处牛粪污水的乡下可比的。
  
  花厅内,她拉着弟弟局促跪下,拘谨地给大夫人奉茶。
  
  大夫人接过茶,却没喝,打量着姐弟俩,说:“从今日起,你俩就是梁府的小姐和少爷。梁咏还好,喜儿这名字太土。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,以后,你就叫梁舒窈。乡下的事儿,我希望你俩能忘了,从头开始学规矩礼仪。”
  
  梁舒窈和梁咏一整年没出梁府,只为了不丢梁家的脸。
  
  一年后,梁夫人举办了盛大的宴席,在阖县贵人们面前,推出了据说自幼养在道观的姐弟俩。
  
  “我这俩孩儿,生来就是富贵命。大师说,命数太贵,恐非好事儿,不如送去道观磨磨性子。”梁夫人笑逐颜开。
  
  梁舒窈经过一年的恶补,虽说举手投足不如世家小娘子那般不沾烟火气,倒也合规矩。
  
  梁舒窈在梁夫人的示意下,挨桌给贵客们斟酒。斟到县丞公子吕卓的时候,他忽然轻笑一声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……”
  
  “哐当!”梁舒窈心中一慌,酒壶脱手坠地。她慌慌张张蹲身去捡瓷片,又不慎把手指给划破了。她知道,夫人辛苦经营的一切全给她毁了。
  
  梁夫人的笑容慢慢敛去,给侍女使了个眼色,侍女急忙拉走了梁舒窈。看着僵硬离去的少女,吕卓尴尬地讪笑了一声。
  
  宴后,梁夫人冲她发火:“果然是乡下破落户养出来的野丫头!一年了,我费了多少心血,就把你调教成这样!你本可以借机嫁入官宦人家,如今,我看也就跟我一样,嫁个你爹这样的无能小吏!”
  
  梁舒窈哭了。其实公正来说,梁夫人虽说冷漠了些,对她和弟弟倒真不错,完全是把他们当嫡亲的孩子教养。只是,那十五年的乡下日子不是说抹消就抹消的。
  
  发完火,梁夫人没好气地问她:“今日的年轻人中,你可相中了哪个?回头多联络联络!”
  
  梁舒窈急忙收泪,声若蚊蚋:“吕,吕公子不错……”
  
  “县丞家的公子?”梁夫人笑了声,“你眼光倒不错。只是,你在他面前出丑,人家看得一清二楚……你以为你还有机会?”
  
  梁夫人暗示她跟庞典史多多来往,就是那个三十多岁死了老婆的男人!梁夫人劝她现实点,像她这种女孩子也就能装装样子,一进书香人家立马就会露馅。倒不如跟着庞典史,好歹年纪大了知道疼人。
  
  回到自己房中,梁舒窈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,她是真的心仪吕卓,只可惜,她这辈子都配不上吕卓了。
  
  就在这时,一身开襟及踝雪白羽衣的外族少女,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微笑着问她:“姑娘,你这样悲伤,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
  
  梁舒窈盯着少女深邃的眸子,忽然就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。她如竹筒倒豆子般,将自己的烦心事说了一通,话语中带着对自己的嫌弃。
  
  少女叹了口气:“世人总这样。可是姑娘,各种经历拼在一起,才是真正的你啊!”
  
  “不,我不想要!”梁舒窈哭得毫无仪态,鼻涕眼泪糊了一脸。
  
  少女从腰间香囊取出几颗香篆,笑道:“菀笙虽不能抹去小娘子的过去,却能将它们从你脑海中驱逐出去。这是几枚驱瑕香,小娘子收好。若你有什么不想要的记忆,就点燃一枚,闻着那香使劲想那段记忆。等香尽了,你也就忘了。”
  
  梁舒窈看看菀笙离去的背影,再看看手中的香篆,追上去问:“我要怎么回报姑娘?”
  
  菀笙摆手道:“你不想要的那些记忆,对有些人来说弥足珍贵。若是哪天你后悔了,也可拿别的东西找我换回。”
  
  “不,我不会换回来的……”梁舒窈喃喃自语,眼中透着执拗。
  
  二、抹消
  
  从那天起,梁家的下人发现,小姐的仪态越发端庄。梁夫人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:“看来是真长记性了!出个丑也好,知耻而后勇嘛!”
  
  梁舒窈犹豫再三,还是取出了第二枚香篆。其实,她是真不想抹掉与吕卓有关的回忆。可惜那段历史太糟糕,几乎是时时刻刻提醒着她,她配不上吕卓。
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