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棋牌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绝不逃避

绝不逃避

时间:2019-01-0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小骗子大劫匪
  
  县城边上有一条小河,这几年环境治理得好,河水日渐清澈,常有一些大人孩子会下河游泳。这天临近中午,刘海涛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,夹着个纸箱子,埋着头飞快地从低矮的堤坝上骑了过来。
  
  纸箱是个快递,里面装着网购的貂皮大衣,刘海涛急着回去给老婆一个惊喜。心里正一团火似的骑得来劲,突然听到河里有人大喊“救命”。刘海涛吃了一惊,抬头往河里看去,只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正在水中挣扎。
  
  河里除了这个男孩儿,没有其他人,眼看孩子就要淹死了。刘海涛毫不犹豫地跳下车跑下堤坝,来到河边,顺手将纸箱甩在一边,一个猛子扎了下去,但随即一声惨叫,跳了起来,额头上已是鲜血淋漓。他捂着脑袋瞪着男孩儿,大喊:“你骗我?”
  
  刘海涛头破血流的样子和狰狞的表情很恐怖,男孩儿吓了一跳,一下子从水里站了起来,跳上岸撒腿就跑。
  
  原来,男孩儿只是恶作剧,坐在浅水里假扮溺水呼叫救命,骗得刘海涛上了个大当。刘海涛对这条河不了解,见那小孩子沉沉浮浮的样子,误以为河水很深,所以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,结果被河底的石头撞破了脑袋。见男孩儿跑了,刘海涛气愤地骂了两句,摸了摸脑袋,感觉这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,准备骑上车回家。可一抬头,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正打开他的纸盒子看。刘海涛赶紧大喝一声:“放下,那是我的!”
  
  小伙子见四下无人,咧嘴冲刘海涛一笑,抱着盒子撒腿就跑。刘海涛气坏了,三步并两步追上去,拽住小伙子的肩膀往回扯,小伙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刘海涛弯腰准备拿回盒子,小伙子却顺手捡起块石头狠狠地砸向刘海涛,恰好砸在伤口上。这无疑是火上浇油,刘海涛晃了晃,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刘海涛悠悠醒转,小伙子早就跑没影了,而自己的脑袋却一阵阵钻心的疼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。他跌跌撞撞地往堤坝上跑去,恰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,见状赶紧停了下来。刘海涛上了车,说:“县医院,快……”
  
  出租车司机名叫乔山,五十来岁,是个热心人。他迅速发动车子,问:“怎么会搞成这样啊?”
  
  刘海涛吃力地掏出手机,一边说:“别提了,刚才有个小孩子喊救命,我跳下河救他,谁知水浅得很,我一头撞在河底的石头上,随后……随后……”刘海涛再也撑不住了,头一歪,昏了过去。
  
  乔山吓坏了,赶紧拿过刘海涛的手机,查看通话记录,第二个号码就是“老婆”,他赶紧拨通电话,说明机主情况,让对方快去县医院。
  
  放下电话,乔山风驰电掣地赶到医院,将刘海涛抱进急诊室。又过了几分钟,刘海涛的老婆周雅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。大夫说刘海涛的脑骨碎了,需要马上做手术。周雅哆哆嗦嗦地在家属意见栏上签了字,一屁股瘫在椅子上大哭起来。
  
  乔山默默地守在一边,等周雅情绪稍稍平复,把刚才刘海涛昏迷前说的话复述了一遍,并留下了电话号码,说有事可以随时找他,然后准备告辞。周雅急忙拦住乔山,说:“谢谢你救了我老公,这是你的车钱。”
  
  周雅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递过去,乔山却推了回来:“这点钱就别算了,刚才大夫不是让你赶紧交手术费吗?赶紧去办这事吧。”乔山叹了口气,转身走了。
  
  周雅一下子愣住了,刚才光顾伤心,把交钱的事都忘了,丈夫受了这么重的伤,得花多少钱才能治好?丈夫是为了救人才受的伤,当然该由被救的孩子家出钱。可是,怎样才能找到那个孩子呢?
  
  2。儿子惹祸老子担
  
  那个喊救命的男孩叫魏来,本来他就想开个玩笑,没想到刘海涛伤成那样儿,他怕刘海涛恼羞成怒揍他,所以衣服也不要了,穿了个裤头跑回了家。刚进家门,就看见爸爸魏国良正阴沉着脸,瞪着他。
  
  魏国良是一个民警,教子极严,儿子自从放了暑假,就整天泡在河里,他担心儿子被淹着,骂了好几次,可儿子仍然趁他上班时溜去玩。所以今天他提前回来查查岗,果然把儿子逮了个正着。
  
  魏国良刚想大发脾气,儿子却一头扎进他怀里,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:“爸,我闯祸了!”
  
  魏国良吃了一惊,赶紧问发生了什么事,听儿子说完事情经过,又惊又恨:人家为救你撞破了头,你反倒不管不顾地跑了,这叫什么事呀?儿子小不懂事,自己这个当老子的,可不能让人背后骂自己教子无方。见儿子惊魂未定,他决定慢点再好好教训这小子,当务之急,是赶紧找到那个救人的男子。
  
  按魏来描述的情况,那男人受的伤不轻,他应该会去医院处置伤口。想到这里,魏国良带着儿子去了离河边最近的医院,可人家说没有头部受伤的人来。
  
  魏国良和儿子又来到县里最大的县医院。正向挂号处的人询问时,旁边一个三十来岁、正在缴费的女人听到了他的话,转头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魏来,疑惑地问:“你刚才说,那个在河里喊救命的孩子,是你儿子?”
  
  这个女人就是周雅,刚取完钱准备缴费,无意中听见魏国良的话,便出言询问。魏国良点头,说:“是,是我儿子,我听孩子说了之后,赶紧来找这位好心人,你是……”
  
  周雅上前一把揪住魏国良的衣襟,厉声道:“我正想找你呢!我老公的头盖骨都撞碎了,这所有的医药费都得你赔。”
  
  魏国良大吃一惊,没想到人家居然伤得这么重,这下恐怕麻烦大了。不过就算麻烦再大,他也绝不逃避。魏国良将女人的手推开,昂然道:“你老公是为了救我儿子受的伤,我一定会负全责,我是警察,你不用害怕我会赖账。要是想赖账,我也不会主动送上门来。”
  
  魏国良说的是心里话,他不是有钱人,也知道这事不是三万两万就能摆平的,可他下了决心:就算倾家荡产,也要让刘海涛康复起来,他要给儿子做个表率,告诉他做男人得有担当。
  
  周雅这才注意到魏国良一身警装,稍许有些放下心来。
  
  魏国良把儿子从身后揪出来,说:“儿子,你年纪小,可也是男子汉,你要敢作敢当,给阿姨道歉。”
  
  “阿姨,对不起,其实我只想跟叔叔开个玩笑,没想到……”话没说完,魏来委屈地哭了起来。
  
  魏国良替儿子解释了当时的情况,周雅知道了事情原委,不由得长叹一声,说:“阴差阳错。算了,他还是孩子,这事也不能全怪他。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