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棋牌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旅途惊魂

旅途惊魂

时间:2016-05-2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心酸回忆
  
  初夏某日早晨,江南S市长途汽车站。一个二十五六岁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子踏上了S市开往W市的长途客车。
  
  她叫陈霞,现在的名字叫沈璐璐。她按着票上的座号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,望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,陷入了对往日的回忆里。
  
  那时候的沈璐璐是个飘逸俊秀的姑娘,大学毕业后就分到了县电视台任节目主持人。这期间,她认识了某国营公司总经理牛得水。牛得水英武的外表和大方的气势深深吸引了她,不久,她就和牛得水相恋了。
  
  牛得水的老婆患了抑郁症跳楼自杀好几年了,家里有一个患了脑瘫的孩子。牛得水办事精明,是个不错的男人,沈璐璐便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。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牛得水身上了,曾几次要牛得水和她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可牛得水却总找各种理由搪塞。直到有一天,牛得水带一位比她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子走进家门,她才知道,自己的感情被牛得水玩弄了。
  
  沈璐璐是个善良的女人,第一次进牛得水家门的时候,她就被躺在床上患脑瘫的涛涛深深地打动了。这孩子都快十岁了,自打生下来他就一直躺在床上,让沈璐璐没想到的是,涛涛竟然冲着她笑了笑。也就是这一笑,就让她的内心升腾起一种本能的母爱。那时候,她和牛得水的关系已不一般,她想搬进来侍候涛涛。牛得水笑着答应了。于是,沈璐璐就搬了过来。虽然没办理结婚手续,可沈璐璐却把自己当成了牛家的主妇了。
  
  虽然涛涛不是自己亲生的,可她却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那般呵护。让沈璐璐高兴不已的是,涛涛竟然能把她叫妈妈。沈璐璐坚信,母爱的力量最终能让涛涛恢复常态。就在沈璐璐信心满怀的时候,牛得水将一个漂亮的女子领进了家门。让沈璐璐受不了的是,牛得水居然当女子面介绍说她是他们家的保姆。
  
  沈璐璐非常痛恨牛得水。为了涛涛,她甚至辞去了工作,可牛得水却这样对她。因爱而恨,她想毒死牛得水。那天,她从私人药店买来了毒药,正准备把毒药放进玻璃杯的时候,涛涛居然说:“妈妈,我爱你!”沈璐璐蓦地清醒,如果毒死了牛得水,她也活不了,那涛涛怎么办?这一声“妈妈,我爱你”来得多么不容易,这里边溶进了她的爱呀!沈璐璐的手缩了回去,她将毒药藏好,就下楼为涛涛买东西了。回来的时候,她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!涛涛被毒死了,楼下停了好几辆警车。面对警察的讯问,沈璐璐的额头渗出了冷汗,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起来。最后警察告诉她这些日子不准外出,随时接受传唤。
  
  警察一走,牛得水就对沈璐璐说:“你想毒死我?”沈璐璐摇头说没有。牛得水说,警察已在玻璃杯上提取了她的指纹,没想到没毒死他,却毒死了涛涛。沈璐璐怎么也想不明白,她并没有往玻璃杯里放毒药,涛涛怎么会被毒死了呢?自己的一举一动难道让牛得水看到了?可牛得水当时并没有在家呀?就在沈璐璐胡思乱想的时候,牛得水将一个信封塞到她手里,说这里有一张卡,卡里有50万元,现在,警察已经锁定你是凶手了,趁现在还来得及,走得越远越好。牛得水还将一张早就给她办好的身份证递给她说,你现在就叫沈璐璐了,那个陈霞已经死了。
  
  在牛得水的安排下,沈璐璐踏上了逃亡之路。本来,她想到另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城市再找一份工作,然后再找个男人嫁掉,过上舒心的日子。可在这逃亡的日子里,她看透了人生百态,她只想多游玩几个地方,然后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了断残生。现在,她已经逃亡了整整十二个月零八天。
  
  听说W市附近有个全国闻名的原始森林,沈璐璐想到那儿感受一下,并把此行当作她人生中的最后一站。
  
  2。热心乘客
  
  “您好!”
  
  一个散发着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沈璐璐的回忆。沈璐璐扭头一看,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长相帅气的男子坐在了她的身旁。
  
  “您好!”沈璐璐客气地回应着。
  
  那男子将包放到行李架上后,就和沈璐璐说起话来。当他听说沈璐璐要独自一人去W市感受那神秘美丽的原始森林时,男子说他叫冯远征,正好也去W市旅游,也对那个原始森林非常感兴趣,他问沈璐璐可否当他的驴友一同去原始森林探险?沈璐璐见男子并无恶意,再加上自己一个人旅行不免有些孤单,就非常愉快地答应了。这时,一个瘦高个儿的小胡子也上了车,坐在了他们后边斜对面临窗的座位上。
  
  冯远征笑着问:“做我的驴友,就不怕我是个坏人?”沈璐璐笑了笑:“在我的眼里,还是好人多。为什么我偏偏就遇见一个坏人呢?”冯远征也笑了:“可坏人的脑门上又没贴上标签。”沈璐璐被逗得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了。
  
  路上,冯远征和沈璐璐谈天说地。沈璐璐发现,冯远征是一个非常有修养的男人,能和这样的男子成为驴友,无形中就增添了安全感。
  
  这时,沈璐璐突然小声说:“我怎么看着身后邻窗的那个小胡子老往咱们这边看?”冯远征用眼角的余光一扫,那个小胡子正在往他们这边看呢!见冯远征看他,小胡子这才将脸掉过去望着车窗外的景色。
  
  沈璐璐小声说:“会不会是小偷?”冯远征轻声说:“别怕,有我呢!”沈璐璐这才放心了。
  
  车子走到半路,遇上了特大暴雨。更糟糕的是,前面的一段公路被泥石流给堵了,至少得等一天一夜才可能通车。想打车回去也没了可能,来时的路已被暴雨冲毁了好几段。
  
  到了傍晚,人们纷纷下车寻找食物。沈璐璐也想下车,冯远征说:“既然咱们是驴友,就得风雨同舟,患难与共。你在车上坐着别动,我去买吃的。”
  
  那个小胡子也下车了,冯远征喊:“嘿,哥们,咱们一起去。”
  
  小胡子和冯远征一块去了公路下边。沈璐璐趴在车上睡着了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她被冯远征叫醒了。
  
  冯远征说,他到了公路下边的一户农家的小吃店里买了饭菜。沈璐璐一边吃饭,一边说着感激的话。
  
  沈璐璐说着说着,眼睛竟然湿润了。冯远征就问她怎么了,沈璐璐就说,以前,她爱过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,可她却从未体验过他对她的关爱,没想到,她渴望已久的关爱竟在一个陌生的驴友身上得到了。
  
  冯远征笑着安慰她:“你这么漂亮,还愁没有人关爱?”
  
  不知为什么,沈璐璐发现,冯远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变幻莫测的神态,不过,这种神态很快就消失了。
  
  第二天中午,W市到了。W市是一个县级市,只是最近几年旅游业的发展,不少人才知道它的存在。
  
  初到W市,两人都很好奇。初夏的W市繁花似锦,踩着古老的青石板路,两个人的兴致都很高。
  
  这时,沈璐璐在一家名叫醉客轩的画店前停下了脚步。一个留着长长头发的男人冲着他们打招呼:“本店的画均系本人手笔,如遇有缘人,低价出售。”
  
  沈璐璐酷爱美术,尤爱梵高的作品,经常参观一些名家的画展。她见长头发说他的画作出自他的手笔,就想进去欣赏一下他的大作。
  
  沈璐璐刚刚迈进去,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楼梯上冲过来,抱着沈璐璐哭着叫道:“妈妈,妈妈,你可回来了……”
  
  沈璐璐非常惊讶,这女孩儿怎么管她叫妈妈呢?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