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棋牌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拆庙

拆庙

时间:2018-12-24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重修小庙
  
  秋根是一个老捕快,在县衙门供职多年。时值清朝末年,秋根满六十岁那年,恰逢武昌起义,衙门树倒猢狲散,秋根也只好回到老家。
  
  秋根的老家是一個依山傍水的小镇,镇上有几十户人家。小镇中心,有一株参天古树,古树旁伫立着一座灰砖小庙,由于长年无人管理,小庙变得破败不堪。
  
  这日,秋根饭后闲逛,信步来到破庙前,看见一个女子带着女儿在香案前摆上供果香烛,燃香祷告。秋根认识这个女子,她是一个年轻的寡妇,不久前,丈夫乘船去做生意,不幸船翻溺亡,丢下她和女儿,守着一个杂货铺相依度日。
  
  秋根不想惊扰母女俩,正要继续往前走,迎面却见一个肩挂包袱的男子埋头走来。这个男子身材壮实,目光阴沉,一时间,秋根觉得此人好面熟,想了一会儿,他想起来了,此人叫屠三。屠三本是小镇人,很早就离开镇子出去闯荡,如今却回来了。屠三经过小庙时,看到了烧香的母女俩,阴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寡妇。秋根见状,不由得皱起眉头……
  
  几日后,天气酷热,镇上的人都来到古树下纳凉,秋根也来了,还领着一个工匠,在小庙内指指点点。一个邻居问:“秋根,你干啥呢?想拆破庙的砖去卖钱?”
  
  秋根郑重地说:“我认识一位高僧,高僧曾对我说,咱们镇上这座小庙是非常有灵气的古庙,庙里的神灵神通广大,善恶必报。高僧嘱托我,回乡以后一定要修整古庙,只是所需银两我一家难以负担,想请邻居们都来帮衬一点。”
  
  古树下坐着两个老汉,一个叫秋老贵,一个叫秋大福。此时秋老贵闻言,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一个小破庙,有什么神灵?你在衙门里吃外快吃惯了,回来没辙了,想琢磨个法子骗大伙儿的钱吧?”秋大福也帮腔:“兔子不吃窝边草,想钱也不能打乡亲的主意啊!”
  
  秋根怒道:“你们说我不要紧,不能亵渎古庙神灵,会有报应的!”
  
  秋老贵拍拍屁股站起来:“报应?好哇,若真有报应,我卖裤子也给你捐钱。”他说罢摇着蒲扇走了。
  
  不一会儿,秋老贵又满脸堆笑地回来了,对秋根说:“你猜我干啥去了?我往龙眼井里撒了一大泡尿。你不是说神灵善恶必报吗?我倒要看看他给我什么报应!”
  
  邻居们闻言都惊愕地“啊”了一声。龙眼井是一口活水井,清澈见底,老一辈说这口井是龙的眼睛。秋根愤慨地说:“你这样做太缺德了,必遭报应!”秋老贵却面无愧色,扬长而去。
  
  报应来了
  
  过了几天,秋老贵沿着镇子招摇而过,走到秋根家门口,扯着嗓子高叫:“秋根,你给我的报应呢?”秋根在家里没吭声。左邻右舍都走出来看热闹,这时候,秋大福也来了,当着众人的面,眉飞色舞地对秋老贵说:“什么报应,扯淡!对了,我刚把秋婆婆的狗抓到我家去了,关在狗笼里先养着,养肥了炖狗肉火锅,咱俩喝酒。”两人乐得“哈哈”大笑。
  
  邻居们听了都“呸”了一声。秋婆婆是个孤寡老人,几年前眼睛看不见了,幸好养了一只通人性的狗,拾柴挑水都是狗领着,失去这只狗,秋婆婆只有饿死!
  
  就在这天深夜,万籁俱寂的镇子里突然传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,人们在睡梦中被惊醒了,仔细一听,惨叫的正是秋老贵。天刚亮,人们见镇上的郎中从秋老贵家里出来,忙围上去问怎么回事。郎中说:“昨晚秋老贵突发怪病,下身生疮流脓,凭我的经验,很难治好了,只怕要被折磨到死了。”
  
  大家惊愕不已,正在议论,秋大福的老婆跌跌撞撞地跑来了,拽住郎中就说:“快去看看大福吧,他中邪了!”秋大福的老婆说,昨天晚上,秋大福睡得早,后半夜,窗外一道闪电划过,熟睡中的秋大福突然滚下床,像狗一样在地上爬,有点动静就狂吠不止,到了清早,又爬到狗笼里,和秋婆婆的狗抢食。一句话,他成了一只地地道道的狗。
  
  郎中听了,脸色凝重地说:“我不去了,他这病不是郎中能治的!”
  
  邻居们你望我我望你,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,对天喊道:“报应来了,报应来了!”
  
  这天,乡邻们和秋根一齐来到古树下,商量修整小庙的事。秋老贵的老婆扶着秋老贵来了,一来就对众人跪下磕头,说他们家把龙眼井的水重新淘了,还请石匠打了光滑的条石,镶嵌在井口。紧跟着,秋大福的老婆也来了,说他们把秋婆婆接到家里,好茶好饭地伺候着,为她养老送终。秋根点点头说:“知过能改,神灵都知晓的。”
  
  真是灵了,过了三天,秋老贵的病痊愈如初,秋大福也在一夜之间由狗变回了人。镇上的人们都相信了,小庙是有神灵的,大家说什么话,神灵都会听着;做什么事,神灵都会看着。
  
  晚了一步
  
  秋高气爽的一天,小镇里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,他就是秋老贵的儿子秋文源。文源在武昌读书,参加了革命党,这次回乡来看望父母,顺便宣传革命道理。
  
  文源进了小镇,小镇一片沉静,唯有那座古庙人来人往,香火缭绕。文源摇头道:“愚昧啊愚昧!”正在感叹,一个乡亲认出了他,喊道:“大侄子,你回来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