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亲棋牌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赌命

赌命

时间:2018-12-1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这一票干定了
  
  抗战时期,青龙山有帮土匪,有上百号人、几十杆枪,大寨主叫龙庆。这龙庆虽是土匪,却爱讲义气,说话算话,一诺千金。
  
  这一天有弟兄来报,山下开来一辆日本兵的运输车。龙庆心想,日本兵烧杀抢掠,没少干坏事,现在这帮家伙到家门口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他站起来道:“弟兄们,这一票咱干了。”
  
  二寨主二锁却说:“大哥,日本人可不是好惹的,连政府都干不过他们,咱还是别招惹为好。”
  
  龙庆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老二,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,日本人有什么可怕的?我正想着跟他们算账呢!这一票干定了。”
  
  龙庆说干,可不是蛮干。他让弟兄们在一个叫龙嘴口的地方设了埋伏。龙嘴口是出山的必经之路,又是山里最陡峭的一段路。埋伏好不长时间,就有一辆大卡车慢慢地驶了过来。
  
  龙庆在暗处瞄准了卡车司机,随着一声枪响,卡车晃了两晃,翻进了山沟里。车里还有几个没摔死的日本兵露出头来开枪,龙庆他们居高临下,几枪就把对方给解决了。
  
  龙庆让弟兄们下去拿东西。弟兄们掀开裹着的帆布,看到车里都是些枪支弹药,还有几门小炮。这时候有弟兄发现,车里还有两个人活着。等砸开驾驶室,把那两个人弄上来,才知道一个是日本人,看穿戴,头衔还不小;另一个却是戴着眼镜的中国人。
  
  中国人哆嗦着说,日本人是山田大佐,而他是山田的翻譯官。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理呢?按弟兄们的意见,把他们都杀了算了,龙庆却说:“现在他们手无寸铁,杀了他们不仗义,让他们赌命吧。”
  
  龙庆说的赌命,是山寨里最严厉的处罚,就是在受罚的人面前放两把手枪,一把里有子弹,一把里没子弹,让对方选一把,在脑门上放一枪。如果选了有子弹的,不用说,当场毙命。选了没子弹的,说明他命不该死,就还他自由。
  
  龙庆一声令下,山田大佐和翻译官面前都放了两把枪。翻译官手哆嗦得都拿不起枪来了,但他最终还是选了一把,枪口对准脑门,“砰”的一声,翻译官命丧当场。山田显得比翻译官镇定了许多,仔细把那两把枪放在手里掂量着,最后选了一把,对准脑门,一闭眼一扣扳机,只听“咔嚓”一下,却是空枪。
  
  这下大家犯难了,他们劫了日本人的车,再放这个日本人走,不就走漏风声了吗?可龙庆一摆手,说:“我们要讲信用,既然人家命不该绝,就得放人。”
  
  大寨主发话了,谁也不敢违背,只好让山田离开了山寨。
  
  来了俩送命的
  
  龙庆劫了日本人的军火车,山寨一下子鸟枪换炮,弟兄们手里都有了新式武器,队伍也壮大了不少。
  
  几天后,有弟兄来报,山下有个张旅长求见。龙庆知道,这个张旅长是国民党军队的旅长,半年前曾来招安,可自己在山里自在惯了,不想受约束,就没去。
  
  龙庆正要发话,又有弟兄来报,八路军武工队的陆桥陆队长求见。
  
  龙庆从没见过什么陆队长,他心想:这些人的鼻子可真灵呀,我刚得了东西,他们就闻着味来了。他不由得自言自语:“又来了俩送命的。”于是吩咐下去:“想要见我,得先过了‘赌命’这一关。”
  
  龙庆吩咐完,就躲到一边看。只见聚义厅外,张旅长军装笔挺,手下还有几个随从。而另一方只来了一个人,衣服也不讲究,想来就是武工队的陆队长了。
  
  两个弟兄把放着枪的托盘摆到两人面前。张旅长看看那两把枪,踌躇片刻,回身就走了。陆队长看了一眼托盘,拿起一把枪来,在手里掂了一下,放下后又拿起另一把,几次掂量后,他突然举起一把枪,对准脑门扣动扳机,却放了空枪。
  
  一直在暗中观看的龙庆不禁说:“好,有种!”忙吩咐手下请陆队长进来。
  
  陆队长进了大厅,龙庆故意说:“不知陆队长到来,有何贵干?”
  
  陆桥开门见山地说:“几天前,龙寨主可曾劫下一批军火?”
  
  龙庆心想,果然是冲这个来的,就说:“不假,小日本的车是我劫了。”陆桥接着说:“不瞒你说,那批军火我们也想劫,不料山田用声东击西的办法,临时改走山道,结果我们劫了辆假弹药车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真车被你们劫下了。”
  
  龙庆一听,原来如此。陆桥又说:“实不相瞒,我这次是为了借枪而来。”
  
  龙庆笑道:“陆队长要借枪,就得拿出点真本事来。”说完一挥手,过来三个弟兄,都是光头,每人头上都顶着一个碗,碗里盛满了水。龙庆要求陆桥转过身走出十步,在一回头之际,连放三枪,每一枪都要把碗打翻,还不能伤着人。
  
  龙庆这一招也够狠的,要知道顶着碗的可是脑袋呀,要是子弹稍一偏,伤着人了,那借枪的事也就别提了。
  
  陆桥却接受了。他拿过枪来,向前猛走十步,一回身,举起枪来就打,只听到“啪啪啪”三声响,三个碗应声落地,三个光头却丝毫没伤着,只是有些水洒在头上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